隐翳的翅膀

编者按:

曲西老师的文字充满丰富的情感和温柔的力量,如一缕清凉的风,带给我们深深的感动和久久的回味。让所有老人安享晚年是每一个慈慧人的心愿,所以慈慧的孝亲敬老活动特别注重稳定性和持续性,希望给那些无法与子女家人生活在一起的老人,带去真心的陪伴和持久的关怀,而并非逢年过节或为自我宣传才去做做表面文章。

正如曲西老师所说,老人们所需不多,一次单纯的陪伴,几句温柔的话语,哪怕什么都不说只默默陪在老人身旁,就很好。

 


早春,是寒与暖更替的季节,情愫也渐渐复苏,随时节的迁变不约而至。一日突然接到慈慧的报名通知,由于我从小是在奶奶的呵护下成长,对老人似乎怀有特殊的情感,因此,也对慈慧组织的这次孝亲敬老活动尤为企盼。

 

位于市中心的这所老年家园,在称谓中摈弃了常用的“院”字,而以“家园”命名,添了几分普世的人文关怀与家的和美气息。老年家园洁净明亮,大厅顶部打破了传统的砖混结构,取而代之的是无限垂直向上的纵深感——朗空和希冀。温馨的色感为整个空间营造着暖与爱的生机,墙体一角的照片树上嵌挂着老人们的半身照片,那些笑容仿佛是从绿意盎然的枝叶中钻出的果实,丰硕而圆满。

 

在如此美好的环境中,两位老师带领大家开始了精彩的文艺演出。席间,我默默观察在场的所有老人,有些老人眼盲失聪,对周遭的一切感知微弱;有些身躯佝偻,身体前倾到最大极限;有些下身瘫痪,无法行走。这些老人具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乖”,乖得像课堂上的小学生。

 

在节目演出期间,护工们又相继推送来几位老人,不同的是,他们的身体和轮椅之间都以一条结实的绳带固定连接。听经验丰富的义工老师说,此举的目的是为了更有效地保护这些老人的人身安全,防止他们从轮椅上摔落。可见这些老人的身体状况更糟一些,想必已经丧失基本生活能力,甚至连抓痒也成为障碍了吧,难怪他们那么“乖”,乖得着实令人心痛。


 

我的奶奶在世时也患有偏瘫,那时我年纪尚轻,又初入职场,因此,总是疏于对其照顾。白天全家都忙于工作,仅留奶奶一人独自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一望便是一天。中午小叔匆匆给奶奶送顿饭,喂完后,再给她翻个身。

 

傍晚,我们回到家,她便冲我们每个人傻笑。入夜,我不胜疲惫,准备睡觉时,她总会伸出枯瘦如柴的手臂,竭力抚触我的脸,希望我能再陪伴她一会儿。我那时怎会那么铁石心肠呢,愣是困倦地睡去了。

 

直至第三次住进ICU病房,奶奶一去不归。我多想跪在她脚边,向她道歉:“奶奶,孙女错了,竟这样忽视您的感受,倘若时光倒转,您能回来,我愿放弃一切,守护在您的身旁,如我幼时罹患顽疾,您不分昼夜,久久和衣而守”。然而,抱憾无济于事,死亡无力回天。

 

奶奶走后,我终于领悟,为何有些人宁可辞退薪俸优厚的工作也要陪同家人走完生命最后的旅程。生命的终结不可逆转,任你几度憾痛也无从追悔。谁能体会,行至生命的末端,她有多孤寂、痛楚与无助,又是何等的绝望与恐慌。


 

我曾尝试“换位思考”,但这四个字说来容易,实践难。几年前,我曾参加一个换位思考的试验,方法就是扮演盲人的角色,体会盲者的感受。当我按要求遮住双眼,试图在我熟知的环境里行走一分钟,发现这突如其来的黑暗使我心生巨大的怖畏感,原本熟悉的环境变得陌生至极,我怕触碰电源,怕踩到障碍物跌倒,怕撞到头部受伤……这种失去光明的迷茫,使我完全丧失了自主能力和生存的信心。

 

那么,假如我真的不幸失明呢?我还有选择的权利吗?我可以拒绝接受吗?

 

我们每天生存的世界,多少人的命运由于各种原因发生剧变?飞来横祸,一夜破产,妻离子散,恶疾缠身……

 

我思绪纷飞,想着这些老人的衰老孤寂,凝视着他们呆滞的表情和纹丝不动的身体,鼻头倏然一阵酸楚,他们何尝不曾拥有健康的体魄,矍铄的精神,美满的家庭,孝顺的子女,而当这一切都远离了他们,最终也只能被迫接受吧。


 

其实,老人们需求的并不多,简单的陪伴,温情的话语,哪怕静默无言地相处,或许,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在他们无力起身或够不到鞋的时候,恰当地送去一个助力,就很好。古人云:“耆叟如童”,的确,岁月流逝,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年人的大脑细胞逐渐萎缩退化,中枢抑制能力减弱,也因此出现了这些如孩童般需要勉励、褒奖和哄逗的老小孩儿。

 

可是,多数人对待生命的两端并不能一视同仁:小孩子撒娇招人怜爱,老人抱屈却受人鄙夷;小孩子尿湿衣裤可以获得谅解,老人大小便失禁却会招致责骂。小孩子呀呀学语,令人心生欢喜,老人耳目失聪却遭人厌弃……


 

生命是平等的,缘何会显现出如此的天壤之别?

 

假如生命的末端是一种原始的回归,我愿意相信,逝去的一切都会以另一种形态重归故里。生命的初始,每个天使携一对纯美的翎翼降落凡尘,待羽翼丰盈俊硕,直入云霄,鹏程万里。

 

你是否还记得,那双矫健的翅膀曾为我们遮风蔽日,掩曝承寒,驱敌避恶?那年轻而健硕的翅膀,原本可以一直在蔚蓝的高空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只因我们的存在而丝毫不敢休憩与停歇。

 

你可知,历尽沧海桑田,那对曾坚实无比的臂膀早已被风雨袭得单薄孱弱,逝去了最初的光环,取而代之的是饱经风霜的面容和枯竭嶙峋的躯体。


 

生与灭是一个自然的历程,客观、直接又冰冷,我躲在一角,久久体会着身边的那些老人。当阳光从屋顶漫洒下来,温婉地落在他们身上,七色幻彩瞬间交集,我仿佛看见老人背脊上那一对对隐翳的翅膀,与此,一双双温柔的纤手正轻轻抚平羽翼的伤痕,生命一如新生。

 

我亦如是祈愿。


 

欢迎关注“慈慧公益”官方微信: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或在微信上搜索“慈慧公益”(微信号:cihuigy)

1.jpg


分享到:

相关新闻

2014年度报告

2015-03-05

2018年度报告

2019-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