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着你走完最后一程

编者按:

生命中最深刻的学习,是面对死亡的那一瞬间。知道爱,懂得爱,传递爱。

虽然生命如此短暂,但我们可爱的慈慧家人,用爱与陪伴,向陆阿姨献上了她们最深情的告白。

文章来自慈慧安宁陪护一线志愿者陪护感悟。



始终记得陆阿姨,那是我第一个陪护的患者,她因病痛而难受的表情,她爬满虫子的双脚,她在我们的按摩下安然入睡的恬然,她紧紧抓住我的双手表达感谢时的激动。无论多长时间,这些情景一直浮现在我的眼前,就像我的父亲从患癌症到离开,那17个月的点点滴滴萦绕在我的脑海,久久不能忘怀。我知道安宁陪护的工作是让我把陪伴对象当作自己的亲人。


 一年前,父亲刚刚离开了我。之前我一直在参与慈慧的春华秋实西部助学项目,恰巧此时慈慧与李嘉诚基金会合作开展安宁陪护,陪护生命期在6个月内的癌症患者,我几乎没有考虑就报名了。这是我对父亲爱的延续,也许我可以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帮助那些和我照顾父亲时一样恐惧,一样彷徨的病患亲人。


看到陆阿姨时,她的情况很不好,不能起床,插导尿管,这是我自父亲去世后再次看到重病患,我心里清楚的明白,癌症晚期的病患生存期已经很短了。看着病床上的陆阿姨,我的鼻子不禁一酸,想起了我的父亲。我的小伙伴很有经验,带着我开始工作,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们应该如何为陆阿姨减轻痛苦呢?小伙伴带着我开始帮陆阿姨按摩肩臂,按摩双脚,播放轻柔的音乐,小伙伴告诉我陆阿姨的癌细胞已经转移到骨头,所以她的双手,双脚会很痛。因为长期卧病在床,陆阿姨已经很久没有洗澡,皮肤很干,我们用甘油露帮她擦拭全身。当我揭开陆阿姨的被子时,看到的景象,是我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陆阿姨的家人为了防止她脚肿,用五谷豆子做了脚垫,因为天气炎热,垫子生了小虫,打开被子的一瞬间,看到小虫爬满了陆阿姨的双腿,我愣了,手足无措,但小伙伴没有任何犹豫,很自然的将陆阿姨腿上的小虫一只一只捡拾起来。我感到很惭愧很懊恼,我知道自己的犹豫来自不干净的念头,我没能把陆阿姨当作自己的亲人,全情投入。但我的小伙伴却做的很好,她真的把陆阿姨当亲人那样照顾,那份真诚感染了我。当我双手按摩阿姨的双腿时,瞬间感觉就像在为父亲母亲做这些简单而又亲近的事情一样,很想掉眼泪。

 

每二周服务一次,每次陪护最多2小时,而往返的路程却要4个小时,这2小时的陪伴,能做很有限,唱歌,按摩,聊天,想他们需要的,我们能做的,如果刻意会让自己不舒服,但真正放下自己,每次都是不同的感受。当与陪护对象越来越亲近,陪护对象会打电话给我们,关心我们的生活,询问我们下次什么时候再去陪护她们。我们的心慢慢变得柔软,慢慢懂得,爱人就是要放下自己,全心投入。我和小伙伴们配合得越来越好,陆阿姨总会在我们的陪伴下,安稳的睡上小会儿,癌症的疼痛能如此小睡实在也是奢望的满足。

 

终点总是来的那么快,陆阿姨弥留之际我们静静地陪伴在她的身旁,轻轻的给她捏捏手捏捏脚,她闭着眼睛,也捏了捏我们的手,轻轻地说“谢谢你们,我也给你们捏捏”。陆阿姨离世后,他的儿子第一时间通知了我们,感谢我们。现在我们也都会去看望陆阿姨94岁的妈妈,外婆很喜欢我们。

 

和陆阿姨相处的日子不长,但每一次相处,就和自己亲人一样,安宁陪护需要强大的内心,因为那个你视为亲人的陪护对象是一名只有6个月生命的人,而在你认识他或她之前你就知道这个事实,投入感情,再抽离感情并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当看到陆阿姨因为我们的照顾而能暂时忘却病痛,因为我们的关心感到活着温暖的时候,我们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安宁陪护不仅让病患情绪舒缓,更让亲人感到平静与安心。也让我们自己的心灵得到净化。

 

世上最美的事,莫过于我已长大,你还未老去,我有能力,报答你的养育之恩。我的父母至亲都已经离开了我,我已无缘这份美好,但我会把这份心放在安宁陪护的对象身上,只是投入,无需抽离,将我的父母,亲人,陆阿姨,和其他我真心关心的人叠加再叠加,照顾他们就像照顾自己的亲人一样,爱有多大,心就有多大,圆规之所以可以画圆,因为脚在走,心不变,拥有爱人的心,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感恩安宁陪护。


欢迎关注“慈慧公益”官方微信: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或在微信上搜索“慈慧公益”(微信号:cihuigy)

1.jpg


分享到:

相关新闻

2016年度报告

2017-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