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不读书,千差万别


他叫慈诚罗珠,生于1993年,今年24岁,家乡在四川省炉霍县下罗科马乡。

为了让采访显得轻松惬意,我们在一个安静的餐厅找了靠窗的大大的沙发椅坐下。外面有蓝天白云柔风,我期待走近这个男孩的灵魂深处。

第一次见到慈诚罗珠的时候,我惊叹为何是这样的男生?此时此刻,倘若聚光灯在他脸上扫过,要求对面的评委选出最帅的一个,然后把他拿到内地的舞台上包装一下,必定吸粉无数。藏族男生的脸庞很有型。

 

你不听话,就让你去上学

慈诚罗珠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他家是住在山上的牧民,放牛为生,随着季节迁徙。

2002年上了小学,不是因为想上小学,而是政府的要求。“当时我们那里观念落后,父母总说:你不听话,就让你上学去!因此我们对上学有着惧怕,觉得那是件残酷的事。”  


慈诚罗珠一行八个兄弟姐妹,上面三个,下面四个。母亲现今49岁,最大的孩子31岁,我以扎实的数学功底秒算出他母亲18岁生了第一个孩子。18岁,那是我写情窦初开小诗的时候。

“家里只有我一个人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班里十几个人,到了五年级,只有四人,两男两女,多数人因为家里的各种原因退学了。但这两个女孩子也经常逃学,要回去帮忙挤奶挖虫草,我家人多,因此没逃课。”

六年级的时候,有个好心人来访学校,看到一个老师两个学生面对面地教学,说:“你们像在喝咖啡。”此后,六间教室变成了三栋大楼。

“学校重建了,教师资源也有了很大的改变。以前过一天算一天,学校没竞争,老师没竞争。后来内地来了十来个志愿者老师,有了语文、英语、音乐等各科。第一次上课,有语言障碍,后来磨合了。最大的变化是精神上的,我们从调皮变成了听话。”

“为什么?”

“因为老师讲课非常用心和耐心,还有很感人的举措。”

“什么举措呢?”

“很多。比如,老师给我们写毕业歌;比如,我们不听话的时候,老师会哭着告诉我们这一切,有多么不易!”

 


一双鞋子和一件衣服

小学毕业后,慈诚罗珠上了三年的初中,仍属于义务制教育阶段,学校在山的另一边,四个月回家一次。帮山下的人放牛、种青稞,从而挣得每月四五十元的生活费。

“小时候最开心的是什么时候?”

“最开心的是洗澡,每年三四次。我们调皮的时候,最担心的就是弄破鞋子和裤子。我只有一双鞋,夏天的鞋不破,就穿到冬天,冬天的鞋不破就穿到夏天。有一次过儿童节,爸妈给买了双球鞋,回力牌的,15元,感觉特别了不起。”慈诚罗珠说到这里笑了。

“那衣服够穿吗?”

“我那时就一件衣服,一年到头不换,衣服寿命多长,就穿多久。头发里、衣服上很多虱子。记得有一个周末上山背柴,摔了一跤,背后伤口很大,没告诉家人,后来衣服粘在伤口上,溃烂了,忍着没看医生。”

“穿得不好,会有自卑感吗?” 犹豫再三,我问道。

“自卑感?经常有。我很内向,忍着不说。别人穿衣打扮好,我穿得不好,会被歧视的。他们说了很多,比如:你穿这么破的衣服还来上学!……我从不回家跟父母说学校的事。”

 


读书后的变化

2011到2016年,慈诚罗珠得到了慈慧的资助,完成了中专至本科的学业。中专是四川省藏文学校。

“这学校特别有名,很有荣誉感。我们家的经济来源主要是挤奶做酥油卖,以及牦牛死了后,卖肉。那时候家里老缺钱,需要借钱过日子。慈慧的出现,让我读了中专。”

慈诚罗珠很努力,读中专时,还完成了学校与西南民族大学联办的大专学业。毕业后,根据家里的条件,应该工作赚钱,但在慈慧的鼓励下,他参加了西北民族大学的自考,考上了。

“藏族很多人才都在这个学校毕业,和北大清华相比,差很多,在我们那里很有名。”两年后,他拿到了自考本科文凭,朋友中,本科毕业的不多。

“我是被资助的学生,和别人不一样,更有压力,读书和办事,都要做好。我总提醒自己:别人做的一般,我必须做得更好。”慈诚罗珠坦言自己有个坏习惯,不爱看教科书,爱看很多课外书。即使如此,五十几人的班级里,成绩前十。

由于酷爱藏语与汉语的翻译,2016年毕业后,慈诚罗珠极其用功地准备考研:本校的语言学翻译专业。但因二外梵文的弱势,落榜了。走出沮丧之后,他准备今年11月复考,也打算参与公务员考试。与此同时,通过网络的自我宣传,慈诚罗珠一直在接翻译的活,帮政府部门、宗教局、公安局等机构翻译宣传书。

“我目前月收入两千至六千元,除了留下基本生活费,其余供两个弟弟读书。”两个弟弟也是慈慧的受助学子。

“我对慈慧很有感情,你们帮助了我,我也要献一点力量,去帮助其他人。我会努力赚更多的钱,每年力所能及地捐一点。”

 

聊到这里,正午了,我提议先吃饭,我自嘲说我这个来自城市的人忍不了饥饿的苦。

“你觉得苦吗?”我问他。

“吃苦是很有意义的,我现在很想亲近吃苦的人,因为我能理解他们。”这个24岁的男孩如是回答。

“你的同龄人在干嘛?”

“早工作或结婚生子了。读不读书,千差万别。命运是可以改变的。”

我凝视着餐盘,默不吱声,并非思索赞叹他的远大志向,而是吃撑到闷。

“你能帮我吃了这个蛋挞吗?”

“当然可以!这个忙还是可以帮的!”慈诚罗珠爽朗地笑着。

 


远处的窗户被打开了,强烈的阳光照在木地板上,折射入我的眼角,我不忍眨眼,偷窥着那份光芒,和偷偷靠近的秋。在那光芒里,慈诚罗珠和其他孩子们,挎着理想的竹篮,奔跑着,等待收获。


 


欢迎关注“慈慧公益”官方微信: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或在微信上搜索“慈慧公益”(微信号:cihuigy)

1.jpg



分享到:

相关新闻

2016年度报告

2017-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