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之吻,报以歌

6.jpg


她的父亲,为时代奉献了一生,却最终籍籍无名;她的母亲,被命运逼疯,憾然离世;她的婚姻,两任丈夫,却无一圆满;而她挚爱的女儿,却在花季的年龄,身患重病,自强生存;她的生命,充满了岁月的苦难,可是她对世界的付出,却一点都没有打折。


笑容背后,命运的重锤

她是陈红娣,慈慧孝亲敬老项目志愿者。她的身高,1.78米,曾经的模特胚子;她的五官,立体圆润,昔日的美人胚子;走起路来直腰轻步,如她自评:从小练舞,气存丹田。

 

陈红娣内心的善良可以追溯到她的外婆和奶奶。她的外公,三十几岁时,在国泰电影院对面,被外国人酒驾撞死。外婆是个小脚老太太,自29岁终生守寡,吃斋念佛,拉扯大三个孩子。外婆对人慷慨,对己极其节省,不扔东西,不浪费一颗粮食。隔夜饭略馊,就洗洗煮粥。

 

陈红娣的奶奶,人称“三妈”,有了钱就用来帮人,谁家手头紧了,就来找三妈。当年“上海新村”里发生了一件事儿:一个女佣和印度“红头阿三”弄出个私生子,找到三妈,拜托三妈把这孩子送到育婴堂。碰巧三妈的父兄膝下无子,便领养了。这个混血儿后来成了大学生,生了个儿子,青胜于蓝,79年上海高考前十名。

 

再说陈红娣的父母,原是花好月圆的金童玉女。因父亲参加绝密工作离家后,家属没有得到任何通知,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丈夫人间蒸发,外加生活的各种惊吓,母亲精神失常了。


29.jpg

陈红娣的母亲、父亲


“因为母亲发了疯,人家骂我们一家人’神经病’。小小的我一直在求索一个答案:人性到底是怎样的?为何人可以如此残酷?”陈红娣回忆:小学六年级放学后,经常有很多同学跟在她身后,谩骂,嘲笑,恶作剧。在这种非幼年孩子所能承受的长期压力与孤独中,陈红娣转抑郁、惊恐与愤懑为学习动力,在学业上好强,成绩优异。结果,这种不犯他人独自好的努力,使得陈红娣从小学至高中,因为被嫉妒而遭受无休止的辱骂与诽谤。

 

花样的少女,在外受尽了伤害,如风霜雨雪中的花骨朵,随时会被打折,陈红娣却以其坚韧与聪慧,把灰黑色的日子一日一日往下过,将承受力不断最大化,在似战场的生存环境里,绽放尊严之花。这个似乎生来就是为了品尝人间苦痛的少女,在被欺负到挑破承受极限时,也会忍不住回家向父亲哭诉,父亲感到心痛和无助,只能让女儿隐忍,安慰她:“好人会有好报的。”于是,“好人有好报”这个信念,喂养着陈红娣在暗无天日的岁月里长大。


“现在的我,很感谢那段经历。”陈红娣啜了一口不加糖的美式清咖:“把我磨炼得很坚强,养成了谦让的性格,任何事情我不和人争。我也学会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并且我会条件反射地去帮助别人。同学中有的条件不好,没有伞,下雨的时候,我就主动接送;自己穿不下的衣服鞋子,送给可以穿的孩子。”


31.jpg

陈红娣的女儿


结婚后,冒着生命危险诞下了女儿,但婆家三代单传,婆婆很不开心,找了各种理由拒绝相帮照顾孙女,包括怀疑孩子的头被医生的手用力捏过可能会有后遗症。产假结束,陈红娣挣扎着回到工作岗位,她在虹桥一家外企负责进出口业务,压力颇大,每天六点半出门,正常到家七点,加班至十点也是常事。


孩子五个月大时,陈红娣发现孩子的胳膊下捂烂了,脓疮发白,原来丈夫一周没给孩子洗过澡。陈红娣怒了,丈夫也怒了,把她骂出家门:“滚出去!”于是,在这个不夜城最安静的凌晨时分,陈红娣抱着孩子,拎了些孩子的用品,走上了大街。最终,丈夫提出离婚,至今,抚养费分文未出。

 

缺乏平顺的人生经历,使得陈红娣在2005年体检时查出了较为严重的病情,加上母亲卧病不起,2006年底,她决定辞去高薪工作,亲自照顾妈妈、女儿和自己。那段时间里,泥泞里开出过一朵明艳的花。一个也经历过婚姻坎坷的美国男人对陈红娣一见倾心,在美国男人强烈的追求下,两人登记结婚。


2008年,陈红娣赴美拒签,让这段婚姻也变得艰难起来。同一年,陈红娣还遭受了另一个打击:母亲去世。


“母亲的去世对我打击太大了,悲伤到极点,整夜整夜地想我的母亲,过去的事情,像放电影一样,挥之不去。偶尔看到母亲的遗物,无法抑制地失声痛哭,陷入焦虑,不食不眠。”母亲去世后,陈红娣大病一场:胸膜炎,胸腔积水。“很痛,衣服都不能穿。”陈红娣做了个穿衣的姿势:“还不能转身,若有人碰你一下,整个人像撕裂一样疼,中药吃了四个多月。女儿也无法接受没有外婆,因为她从小缺失爷爷奶奶的爱。”


33.jpg

陈红娣女儿学习舞蹈


2013年,生活的重锤再一次敲在了陈红娣身上,确切地说,是敲在女儿身上。女儿一天在学校突然昏厥在地。到医院检查,诊断为“脱髓鞘病变”,一种罕见的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医生解释:“中枢神经控制五大神经,但是中枢神经的保护套脱落了。打个比方,一根导线,外面的PVC没有了,电线裸露在外,病毒可以直接侵入神经。不能发烧,不能病毒性感冒,不能跌倒,不能劳累,不能剧烈运动,从此这个孩子是个瓷娃娃,最好放真空里。”女儿立刻休学一年,在华山医院治疗,医保50%,每月花销约六千。陈红娣每天白天佯装坚强,晚上哭湿半个枕头。她说:“你在烧窑,眼看一个作品日臻完美,突然间,裂开一条大缝,难以接受这个暇疵。”一年之后,女儿克服困难重返校园。学校这边,阻止孩子参加中考,怕拉低学校总体成绩;女儿这边,经常头疼,上不了课,在微信群里问同学作业情况,往往两三小时都没同学回复,孩子们可能都在忙着为自己的前途厮拼。

 

痛苦也许可以片刻片刻地被暂忘,然而,厄运的重锤,一锤一锤地把陈红娣敲得只剩连走带爬的力气:陈红娣以逃往光明的姿态爬行在生命的轨道上,厄运的重锤似乎时刻悬在半空,紧跟而上。2014年,在女儿查出罕见病的第二年,美国丈夫给陈红娣汇了一笔学费之后,再无联系。


转身慈慧:善心的逆袭

在遭受一连串糖葫芦似得血色打击之时,陈红娣以惊人的坚强与超凡的善良将一个义教坚持了三年。小区里有一对江苏省宝应县来的清洁工爷爷奶奶,带着两年级的小孙女艰难地生活着。爷爷奶奶靠捡垃圾补贴家用,拿着孙女的作业本,连自己名字都不会签。小孙女读书不好,班里倒数,也知道爷爷奶奶没钱请家教。爷爷奶奶起先请陈红娣帮忙看看孩子的作业,陈红娣便让孩子到家里来做功课。


16.jpg


这一帮,就是三年,2010年至2013年,孩子两年级至五年级,每周一至五,每晚两小时,陈红娣陪孩子做功课,补习各门课;逢月考、期中和期末考试,周末再增加半天。四年级时,孩子英语考到第一;五年级时,数学考到第一;之后考上了无锡一所很好的中学。每逢过年,爷爷奶奶带些家乡的农副产品作为报答。恨不得把一分钟拗成两分钟用的我感到难以置信:“每天两小时,每周五天,一年52周,三年,1560个小时的无偿付出,请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你获得了什么?”


“在帮助别人的时候,于自己,是种安慰。当孩子告诉我说:‘阿姨,我考了第一名’的时候,我感到实现了自己生命的价值。”


有时听到别人谈起“生命的价值”,略感飘渺,但陈红娣的这句话,我能感知其分量。


“非常感谢有这样一个义教过程,让我可以暂时忘却那些痛苦的经历,学会沉淀自己的内心。”


2014年,于陈红娣,是浓墨重彩的一年。这一年,陈红娣爬不动了,“时常想:就这么死去,带着女儿找个酒店静悄悄地死去。”她已经严重贫血头晕、陷入了极度焦虑。女儿的病,西医看不好,中药也不肯吃了,中药影响食欲,饭都吃不了,还吃什么药?陈红娣无意间翻阅到女儿的日记:“内心是黑暗的,充满了对未来无法预计的恐惧,关于脱髓鞘病变,网上各种恶性结果,都往自己身上套;若活着是痛苦,为何要活着?”医生说:“你们两个的病难治,因为你们都有心理上的疾病。” 痛苦地活着的最大价值在于炼就勇气,陈红娣母女头上顶着“炼就勇气”的光环。

 

女儿的老师都说:“这个孩子,不要读书了,喜欢吃的吃点,喜欢玩的玩点,买些好看的衣服穿穿。”女儿说:“妈妈,我不要看病了,这点钱,可以买很多好吃的,玩很多好玩的。”于是,陈红娣给向往一切美好事物的女儿买了个单反相机作为生日礼物,母女俩去植物园拍照,到顾村公园赏秋,赴黄山泡温泉,还坐上了驶向韩国的邮轮。陈红娣对女儿说:“妈妈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开心。”

 

也是在2014年,信奉巴哈伊教的陈红娣终于决定要携女儿朝圣以色列。在海法的空中花园,母女俩豁然开朗:“把问题留给上帝,把快乐带回家!相信科技的力量、相信祈祷的力量!我祈祷:全世界与我女儿同病的孩子早日康复!”


“祈祷能替代医生吗?”我问道。


“至少朝圣归来,我再也不用看心理医生了。上帝不会把智慧直接告诉你,也不会直接告诉你应该做什么。上帝通过磨练,让你学会思考,从而获得自己解决问题的智慧。”


9.jpg


还是在2014年,陈红娣遇到了慈慧。有一顿饭局,陈红娣称之为“此生的分水岭”,她遇到了袁雅徵老师,袁老师介绍了慈慧的敬老活动。此后不久,陈红娣与斜土路第二敬老院、颐和养老院以及上海市第一福利院的老人结了对,至少每月分别探望一次。

 

“老人带给你的快乐无法用语言来表述。有时候,我去之前,心情很不好,但是去了以后,内心完全释放。这些日子里,我真正体会到了何为无私忘我地付出自己的爱心,即义无反顾地为老人们挺身服务,以此实现自己的生命的价值。”陈红娣的分享里多次提到“生命的价值”。


“每一次的陪伴,老人给我的快乐远远大于我的付出。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们教会我思考:是什么样的力量让这些老人在历经艰辛之后,仍以如此淡然、从容、豁达的态度对待生命每一天?这些思考让我不断在觉悟中释然、进步。”


敬老故事1:吴老伯的光辉

比如在斜土路第二敬老院结对几年的、于两年前一病不起、记忆几乎是零的88岁高寿的吴老伯,陈红娣经常抚摸着吴老伯的手,泪眼娑婆:这位干瘦的失去一切能力的老伯曾是无数次靠喝自己的尿走出绝境沙漠的我国第一代地质局石油勘探高级工程师!


5.jpg


1954年,风华正茂的吴老伯瞒着家人报考了国家地质局石油勘探岗位,之后收拾起早年丧妻的悲痛,将两个年幼的儿子托给孩子的爷爷奶奶和姑姑抚养,跟随著名科学家李四光走遍了我国东南、东北、西南和西北等地区寻找石油和天然气,参与了大庆油田的开采,甩掉了外国专家所谓的“中国是贫油国”的帽子。吴老伯的记忆里有骄傲的桥段:“有一次在大庆勘测到了油田,大家讨论在哪个点开采时,分歧很大,我画了一个点,结果钻井打下就冒出了石油。”

 

陈红娣长期被困于生活的艰辛与精神温度的匮乏,吴老伯曾很多次笑呵呵地跟她分享曾经的艰辛与匮乏:“我们那时候啊,物质是极度匮乏的,是你们无法想象的极度匮乏。勘探没有仪器怎么办?就靠TNT炸药炸,看爆炸发出的波纹。在沙漠里探寻油田多危险啊!那个太阳烤啊,没有体力是扛不住的;脚下的沙土滚烫滚烫的,后来我看到别人吃烧烤,就会想起那沙土的炙烤。经常断水断粮迷路,好几次和队员走散了,靠喝自己的尿、靠指南针,最终走出困境、成功脱险。”

 

“那是种怎样的毅力呀!”陈红娣感叹道。“那是种顽强的毅力,为了求生,必须想尽一切办法;为了勘探石油,必须忍受一切困苦。我记不得爬过多少山、走过多少荒郊野路,野菜果腹蚊虫叮咬是小事,与狼群和毒蛇斗智斗勇才叫死里逃生的精彩,哈哈。”然后吴老伯绘声绘色地描述如何与饿狼和毒蛇斗智斗勇,听得陈红娣全身汗毛竖立:生存如此不易!勘探石油如此不易!

 

“很多老人的记忆之所以封存,是因为长期没人聊天。老人们太期待陪伴了。”陈红娣的话语里是对老人们很深的心疼。“去年开始,吴老伯老年痴呆病情加剧,每次探望都不记得我了,但他看到慈慧的红色队服会感到熟悉,知道是亲切的人来了,每次两小时的陪伴于他弥足珍贵。”


为了激活吴老伯的记忆,陈红娣不断把老伯讲给她听的故事,再重复地讲给他听。那一刀刀曾经刻在他身上的苦,于他听来,是别人的故事。陈红娣经常说着说着泪流满面,心里有个声音在呐喊:“老伯您是个英雄,老病无法撕裂您英雄的徽章!”

 

陈红娣不断地用复述法、用音乐用老歌、用昔日的工作照家庭照去帮助吴老伯穿回时光隧道。当吴老伯看到勘探队成立45周年照片时,从被窝里伸出手,拉起陈红娣的手说:“听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满脸皱纹,笑得像那被逗乐的婴孩;没有牙齿的嘴,久久未合拢。

 

“每月陪吴老伯两小时,于我,是承诺;于老伯,是对亲人的期待。”陈红娣说付出是由衷的幸福:“春节期间,慈慧制作一个音频,请吴老伯说几句话。就几句话,躺在床上的老伯敬业地、一遍一遍录制了一个小时,剪辑后放给他远在美国的儿子听,儿子听到哽咽。”

 

陈红娣说吴老伯的灵魂承载着坚毅与善良,启示她:赤手空拳,也能走出生命的绝境!


敬老故事2:刘阿婆的花落

陈红娣也很赞叹一位老婆婆:曾和丈夫一起被关了17年牛棚的刘阿婆。刘阿婆的丈夫曾是开国上将杨勇的部下,英勇的革命战士。解放初,刘阿婆随夫从北京南下上海,文革期间因“潘良事件”受牵连被关押,在白茅岭17载不见天日。平反后,留在劳改局从事行政工作,以老干部身份退休。一生入党申请打了无数次,从未通过。


1.jpg


刘阿婆今年99岁“白寿”,一个世纪的沧桑变化卷缩在她小小的身躯里。陈红娣希望自己的陪伴能如鹅毛般一点一点拂柔刘阿婆心头伤痛的痂,结果发现刘阿婆是一位心胸如海般广阔的智者。刘阿婆说起苦难的经历,往往是平静地以只字片语带过,没有一声抱怨,甚至那些细思极恐的无数次脱险经历,她都报流水账似的略略描述何时何地以何方式从死神指缝里溜走:“哎,那个年代,我们算什么!”陈红娣评价刘阿婆“谦卑到让你觉得她是个超凡脱俗的人”。

 

刘阿婆很喜欢陈红娣,夸她个子高挑似谭元元,感谢老天爷赐了个女儿给她,是个晚年的礼物。陈红娣会帮忙照料刘阿婆和曾为妇产科医生的室友在窗台摆放的那一排花卉:“花盛开的时候,真是美啊,它们的主人有多么地热爱生活!这是两位加起来近200岁的老人示现给我们的朝气!”

 

陈红娣想看看刘阿婆年轻时的照片,以此展开更多的话题,聆听更多的故事,但刘阿婆的旧照大多在文革时期烧毁。于是,陈红娣就拥抱着刘阿婆拍了些照,照片里,她俩宛若祖孙。

 

陈红娣问刘阿婆长寿的秘诀,刘阿婆回答:“很简单,心态好!我浑身是病,一抽屉的药,但我从来不去想它。”


2.jpg


去年刘阿婆得了面瘫,眼睛不断流泪,这个症状,一般情况下,医生会针灸治疗,可刘阿婆说:“我98岁了,谁敢在我脸上扎针呀!哎,就这样吧,也没啥,就是不断掉眼泪,呵呵。”


陈红娣回忆道:“刘阿婆说这句话的当下,我领悟到何为放下?何为海阔天空?刘阿婆找到对待这个问题的智慧了。”

 

刘阿婆不是孤寡老人,她的六个孩子发展得都不错,但老伴去世后,刘阿婆坚持来养老院,不添小辈麻烦。

 

在敬老院里服务了一段时间之后,陈红娣如此总结:”那些民国出生的、受过高等教育的老人,知书达理,价值观完全不一样,有的甚至有很高的艺术修养,如刘阿婆听得出弹琵琶不用护甲是为了追求音质没有杂音的完美。这类老人的隐忍是常人无法体会的,达到了不抱怨的境地。陈红娣说付出很幸福,她把最美好的东西、即时间,赠予老人,到头来发现,是老人们牵着她的手走上智慧之道:“生活给了我这么多磨难,纠结这些问题是找不到答案的,与其被潜意识引入消极的磁场,不如学习刘阿婆:沧海化桑田,花落花又开!”


敬老故事3:一根特殊的拐杖

陈红娣和老人的故事有很多,在这里,我们再说最后一个:那是一根拐杖的故事,每当陈红娣需要精神力量的时候,她会意念那根拐杖;在意念里,撑着那根拐杖前行。

 

“这根拐杖是利用废弃的自来水管、三通、水龙头和通水槽的橡胶塞做成的,握手处用纱布、胶布、塑胶纸等层层捆扎,纯属绝版。”陈红娣描述道。这根拐杖的模样如其主人的人生般斑驳,这位主人与陈红娣结对三年多,知心话无数,也无数遍欣赏陈红娣为他撰写的文章《特殊的拐杖》。


19.jpg


然而,他无法看到我此刻写的这篇文章了,因为他已于今年一月去世,享年89岁:他就是比医生的诊断多活26年的赵伯。

 

“赵伯住在一福院,只有一颗牙,确切得说,三年多来,我只能看到赵伯笑起来露出的那颗牙,但是赵伯真的很健谈。”陈红娣在“但是”两字上加重了语气。虽然“一颗牙”与“健谈”在逻辑上无任何干系,但我听出了陈红娣对赵伯深深的情义。

 

赵伯也是一位世纪老人,历经了民国、抗战、解放、建国等时期。1952年,正值壮年的他响应国家支援大西北建设的号召,放下家庭等一切,成为第一批西北建设的开拓者,投身于最艰苦的工作环境。“在冬天捂被窝的时候,我经常会想到赵伯说兰州很冷,因为他们长期住临时帐篷或土堆。赵伯说那种苦是无法预知和想象的苦:喝的是用明矾沉淀一天一夜后的黄河水,吃的是地瓜叶、野菜和树皮。”

 

赵伯将最美好的时光奉献给了兰州机场建设和西北基础建设,直至退休回上海。由于地区差异,赵伯的退休金只有两千出头,生活不宽裕。


26年前,赵伯被诊断出结肠癌中晚期,医生下了判决书:“最多三个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若干年后,赵伯偶遇曾护理过他的护士,护士诧异不已,问赵伯吃了啥神药?赵伯笑答:“我退休金少,没钱买贵的药,人家不要吃的药,我拿来吃。”护士奉赵伯为奇迹。


陈红娣视赵伯为榜样:“我在赵伯身上看到了真正的阿Q精神,赵伯的乐观是常人很难做到的,他曾说‘在509室,我的学历最低、养老金最低、年龄最大、但心态最好!’我跟赵伯说支内的基层干部的退休金不该这么低,你猜赵伯说什么?他说:‘没事,我精神富有呢,退休金不多,但我活得开心啊,我多活十年,都赚回来了!’”


当我还在脑算赵伯多活十年能赚多少退休金的时候,陈红娣的神情突然有点神秘兮兮:“你相信心态超级好的人会感召福报吗?”“怎么说?”“赵伯做股票很厉害,一选一个准!”

 

赵伯不但自己心态好,还热衷于帮别人调整心态。退休后,他做居委会党委书记,调解各种纠纷;进了一福院,也到处扑火。老人们彼此间或与子女发生矛盾,赵伯就撑着自制拐杖冲过去开导。陈红娣回忆赵伯“身上散发着一种引而不发的力量,一个小小的举动或一句推心置腹的话,都可以成为他人生命里的温暖。”

 

陈红娣给我看了赵伯手握拐杖的照片之后,自己对照片凝视了很久,眼眶泛红:“兰州长期的寒冷,赵伯落下了严重的关节炎。我跟他说:‘帮您买根新的拐杖吧。’赵伯一口拒绝,说这根拐杖酷似他本人,很老很丑很可爱,‘它才真正配得上我,我已经习惯了这拐杖的支撑。’”

 

赵伯的遗物不多,除了拐杖,最有趣的就是一大叠用旧纸装订成册的读报摘录,陈红娣送他的笔记本,没舍得用。“一个人,毕生清苦;身怀癌症26年,撑着拐杖,热心不减。按世俗的评判标准,一个人老死在养老院,是失败者。但在赵伯和其他一些老人身上,我看到了,幸福是种能力,磨难可熬成良药。”

 

“赵伯走了,你会想他吗?”我问。


“怎么会不想?赵伯走了,让我更珍惜与其他老人相伴的时光,更用心地去提高陪伴的质量。陪伴不是口号,不是作秀,不是交换。在乌云密布的日子里,是智慧的老人们,牵着我的手,引领我前行。”


向阳而歌:做志愿者是一场修行

慈慧不是陈红娣唯一服务的地方,她还参与了大宁街道的“老伙伴计划”,结对五个独居老人,定期上门或者电话关心。今年冬天下雪天,陈红娣要帮老人们买好三天的菜。我们采访期间,陈红娣接了几次老人的电话,老人遇到为难事,就向她求助。陈红娣挂了电话感叹道:“人老了,真的很苦。”

 

“你花大量时间做志愿工作,家里老父亲和女儿能照顾好吗?”


“能!我女儿夸我计划性强、执行力强。而且她从小看我帮助别人,她自己也经常帮助别人。女儿说,哪一天无常发生了,她要无偿捐献所有有用的器官,帮助那些没有经济能力的人。”


23.jpg


这话锋转得让我措手不及: “女儿不是在好好地读书吗?”


“是的,我放下了原有对女儿所有的设想,只求她平平安安地活下去,有个生存的本领,再过几个月,女儿就影像设计专业中专毕业了。最近的随访复诊,主治医生说:她很容易中风。我又咨询了中山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生说:有脑缺氧性卒中可能。每年随访复诊要做脑部核磁共振检查,每次等待结果的三至五天于我们太煎熬,恐惧无时不刻侵袭我们的心,但彼此刻意回避内心的恐惧,都装着很轻松的样子。”

 

“装作轻松?我很敬佩你们母女!”命运之艰辛让我感叹到无以复加。


“也许佯装坚强,是我这个母亲最该做的事情,虽然我的心早已被恐惧侵蚀到支离破碎。我害怕女儿中风后瘫痪,一旦瘫痪,她就无力与病魔抗争到底了,这是我最怕看到的结果。但是,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若真有一天发生不幸,我会选择珍重生命,捐献女儿所有有用的器官。”

 

“奇迹会出现的。”我为这对母女祈祷。


“我也相信会出现奇迹!“陈红娣为母则刚的目光里透出向厄运求和的希冀。


“女儿用单反相机拍摄了许多奇美的彼岸花,她说盛放的彼岸花朵像极了一只只对天堂祈祷的手掌,那么虔诚热烈而又绝望的幸福。女儿说:‘妈妈,生活那么美好,我不想那么早死,我要精彩地活着!’ 我告诉女儿:‘生命必须有裂缝,阳光才照得进来’,随着科技的发展,奇迹会发生在不久的将来!”

 

去年11月18日,女儿生日,陈红娣发微信朋友圈祝福:女儿,感谢你来到我身边,让我有幸陪伴你共同成长,让我感悟“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39.jpg


结束此文之时,我给陈红娣微信了最后一个问题:“请问你平时的心情如何?是否痛苦依然无时不刻侵蚀着你的心?”


很快收到回复:“曾经如此,但现在全身心投入服务,主要参与慈慧的孝亲敬老活动和巴哈伊儿童班服务,特别是通过陪伴那些历经千难万险的老人们,我逐步学会了如何保持心态平和。”



欢迎关注“慈慧公益”官方微信: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或在微信上搜索“慈慧公益”(微信号:cihuigy)

服务号.jpg


分享到:

相关新闻

2017年审计报告

2018-03-19

2015年度报告

2016-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