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故事之记忆里的朱阿婆

编者按:

  记得有一位智者说过:只有不断地去奉献,才能找到自己真正的生命价值。

  在过去的一年里,慈慧更多地去实践着,也让很多志愿者们,把爱心和温暖送给需要的人。我们节选出其中最动人的故事,做成一个陪伴故事系列,希望能如珍珠成串一般,散发出动人的光芒,带给所有读者真实的温暖!

  在这个世间,有的人追求名利,有的人追求内心平静,而她,却更渴望能再看到朱阿婆的幸福笑容!

  下面,让我们慢慢走进这个温暖的故事:志愿者张娟和朱阿婆,彼此真诚和无私的付出,如晚霞般美丽动人,绽放在阿婆生命最后的旅程中!

  以下文字采编自志愿者张娟的陪伴日记

    

初次见面


  我还能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到朱阿婆的场景。那是去年的六月底,我第一次来福利院做义工。阿婆刚午休起床,我想帮阿婆穿上袜子,她却执意要自己来。老人家今年已经九十八岁了,裹过小脚,灰黑相间的头发在她这个年纪很是难得。


  四世同堂的阿婆很健谈,一直都是满脸的笑容,思路不仅清楚,表达也准确有力,年轻时的阿婆应该是一个睿智坚强,能干善良且通情达理的女子。只有在说到自家条件都不错,却把自己送到福利院时,阿婆脸上才闪过一丝忧郁...


  时间过得很快,那天我带着满心的喜悦和感动离开。



一个月后


  再见到朱阿婆,正好是一个月后。阿婆竟然还能记得我,不由得小小的感动了一下。我们提议帮老人们拍打腿部活动,阿婆乐呵呵的答应还说这个好,刚做了简单的体检,血压等基本指标也都正常,这对一个近百岁的老人来说,实属不易!


  朱阿婆没念过书,但在91岁的时候,她学会了第一个字: “朱”,这是阿婆的姓。她说因为好多东西都要自己签字,以前每次都是按手印,现在没有办法只能学了。


  下面是一段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问答:


  “阿婆,你最开心的事是什么?”

  “我顺心的时候,就开心。”阿婆毫不犹豫的接过话回答。


  “那什么事对你最重要,这一辈子?”

  “最重要事就是要顺心,钱再多也没用。”阿婆略有所想但也就一瞬间,手摸着胸口的位置回答,当时大家脸上都是惊诧的表情,我更是觉得不可思议的呆了。


  “阿婆,为啥不住家里?”

  “孩子都大了都忙,在家里他们不放心,给他们添麻烦。”

  “那可以请个保姆。”

  “不请,上海请个保姆也要不少钱。我就吃一碗面,也吃不了几口。还麻烦别人,别人可以去赚更好的钱。再有一般的保姆也不大愿意照顾我们这么大年纪的老人。我在家也不和儿子女儿一起吃,自己做。”阿婆为他人考虑,不仅仅是自己的儿女。


  “在你这里儿子和女儿都一样吗?”

  “做事儿子女儿都一样,但是儿子女儿有不同,儿子的孩子跟儿子姓,女儿的孩子和女婿姓。”阿婆一边说一边还不忘叮嘱门口的志愿者,让他回家和爸妈说儿子和女儿是不一样的。说着阿婆自己乐得嘴都合不拢,露出她那没有一颗牙齿的牙床。


  “儿子女儿给你钱吗?”

  “给不给随他们,反正我也没什么用场,吃有住有,衣裳买来就穿,也穿不烂。”


  “阿婆以前做什么工作的?”

  “做家务活,我没有工作过,全职家庭主妇。”阿婆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儿子女儿谁更孝顺?”

  “孝顺分几种:嘴上的,心里的,行动的。”

  “那你更喜欢哪种?”

  “他们对我好,我心里明白,不好的我都不说。我更看重行动。”

  “人老了要识相,不能贪心,孩子对自己好不能一味的要求更多,不停的要,不好。”

  ......


  两个多小时,总是太快地过去。从见面到离开一直都是阿婆在讲,我们在听,不曾停歇。乐天派的她至始至终给我们的是笑容和快乐,她聊的是生活的点滴,却也是人生。没有说教,没有夸张,没有渲染,随意平实简单的话语,却透着一种大智慧。



第三回


  这次来看朱阿婆,我一路上匆匆忙忙的,见到阿婆,还是特别开心。话匣子很快打开,有说有笑更是自然。别看阿婆年纪大,眼力还是挺好的,看手机照片也不用特别近前,看完总会乐呵呵的笑,“原来我是这样子阿”,问阿婆有什么特别要吃的,阿婆说自己不要吃的,人来就好。


  朱阿婆的布鞋子都是自己做的,一针一线衲出来的鞋底,一年三双,因为小脚,说自己做的鞋穿来是最舒服的。阿婆说:小时候父母封建思想不让女孩读书,只让学针线活。说起针线活,阿婆就特别开心,并送给自己一个大拇指的,说那是一等一的技术啊,现在已经没多少人会了。阿婆很爱笑,笑起来就像个孩子,阿婆说自己九十多岁的人三岁的心。


  旁边有志愿者问阿婆当年怎么谈朋友的。阿婆说当初他们结婚不象现在,他们那会都是介绍、说媒,都以结婚为目的,到结婚那天才会见面。还说她老公比她好看,阿婆说她老头是这个福利院的前前院长,她老头当年就是看中她的小脚,原来那时候小脚也是一种特殊身份啊。


  “你那么多女儿,你怎么选女婿的?你对女婿有什么要求?”

  “我没要求。首先只要他们自己愿意,然后双方父母都同意就行了。如果得不到父母的同意那不好,会不开心也会吃苦头的。有时候需要听听父母的意见,因为过日子他们是过来人,有经验的。”


  “我给你说呢,找对象要诚实的,花的要不得。花的对你好只是暂时的,因为他的心在外面的,会飞掉的。”

  “男孩女孩都要自由。”她接着说


  “为什么?”

  “如果你的婚姻父母包办,你要吗?”

  “不要。”

  “那就对了。”

   ......

  阿婆用她一生的经验在教导我。



后记


  朱阿婆的故事,其实还没有讲完,和我约定的百岁长寿面,也还没能吃上,她就离开了,永远的离开了.....除了怀念似乎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我的文字记录下和老人这几个月里短短几个小时的碎片记忆。


  那个爱说爱笑,有着一双小脚的阿婆,离开了,我们再也不会相见。但她的音容笑貌,她的只言片语,已长留在我的心里!



文字|张娟

采编|张禾加


分享到:

相关新闻

2018年度报告

2019-03-28

2017年检报告

2017-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