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朝暮暮,我们依旧

  我沿着那回廊徐徐走着,蝴蝶跟着这脚步慢慢飞着,歌声随着人远去渐渐散了。

                                                               ——题记


 

脚步声依旧

 

  6月13日,星期六,我和妈妈来到上海嘉定老人福利院。我到的时候才下午1点多,大部分老人还在午睡,只有穿着红色“慈慧”志愿服的志愿者们在回廊里走着。我签完到,换上志愿服,走到大厅,才知道他们这么忙碌的原因——大约2点开始志愿者歌舞团要带来文艺表演。酷暑下志愿者们跑上跑下,搀扶着一位位老人来到大厅,分发瓜子和糖果。我人生地不熟的,没敢搭话,只能站在缠着爬山虎的回廊一角,看着他们流着汗却愈发快的脚步,听着那脚步声,笑了。


 

歌声依旧

 

  好不容易请到了大部分的老人,表演总算开始了。福利院的一位工作人员充当了报幕人,字正腔圆的操着一口上海话,句句勾起老人的兴趣和掌声,倒也有专业的派头。穿着五彩舞裙的中年妇女们边跳边唱,旁边的一位老人沉浸在由自己拉响的二胡世界,那婉转的沪剧唱腔引得老人们也“摇头晃脑”。这回,我可没偷懒,我像大多数志愿者一样,挨个儿给老人们提供免费的按摩服务,虽然手臂酸痛,但看着老人们赞许的眼神,内心却不知怎么很满足。


 

剪刀声依旧

 

  在大厅一角,有个频频传出剪刀声的地方——那是因为有个工作人员把着个大剪刀,“咔嚓咔嚓”给老人们剪头发。那工作人员也不嫌累,乐呵呵地看着越排越长的队。旁边的志愿者们时不时帮她扫扫地,还怕排着队的老人们无聊和他们聊着天。


 

我们依旧

 

  表演结束了。还是不好意思的我,成了个“门神”,一直帮老人们开门关门,叮嘱他们小心一点。我和几个志愿者把一地的瓜子皮、糖果纸和横七竖八的椅子都整理了干净。妈妈之前和一个老奶奶聊天,那老奶奶说她已经呆了6年了,时间过得真快。是啊,时间过得多快,我来的时候还在彩排,食堂还空着;要走的时候,人都散了,而厨房却开始包春卷。


 

  朝朝暮暮,太阳和月亮互相轮着岗,而我们这些志愿者也互相轮着岗。

  那些可爱的老人们还能呆几个六年?我不得而知。

  我只知道,我只坚信,脚步声会依旧,歌声会依旧,剪刀声依旧,问候声依旧。

  朝朝暮暮,我们依旧。


分享到:

相关新闻

2014年度报告

2015-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