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陪伴下的暖

1.jpg


说起来,陪伴很容易,追根究底不过一份心意;但陪伴又不简单,毕竟用心和坚持都非易事。尤其当面对高龄的老人,或许初次见面,连开口打招呼都会觉得是种挑战;隔代文化理念的差异,往往让双方陷入一种不知所措的尴尬。


但孝亲敬老的志愿者,单单对这件事探索的坚持,一刻都没有停止。


当音乐疗法应用于孝亲敬老,好像很多难题都迎刃而解了。最初谁也没有预料到简单又朗朗上口的韵律居然会有如此惊艳的效果!


无法忘记那个场景,志愿者打着节拍,和着曲调走进老人的房间,原本死寂的环境一下子被点燃,临近枯竭的生命力在音乐的律动下舒展。一张张布满褶皱的脸,在志愿者灿烂笑容的映衬下,开出一朵朵奇异的花……


生命是一场时好时坏的旅程


《你好歌》是音乐疗法中特有的见面打招呼的方式,让简单轻松的韵律,潜移默化地印在老人的记忆中,渐渐在陪伴中打开心扉。


志愿者陆蓓丽和吴萍结对陪伴的蒋阿婆,已有90岁高龄,状态总是时好时坏,有次陪伴的时候,蒋阿婆因为上午大便解在身上,又不想让过来探望的女儿帮忙,所以这一天情绪状态都不佳,对于志愿者的问好和互动无动于衷,甚至有些抗拒。


2.jpg


陆蓓丽说,蒋阿婆是她结对的老人中,身体和意识都较差的,但却是她最关心、最花时间的一位。有时蒋阿婆一句简单的回应,都能让她激动好久。


“Hello,Hello,Hello,蒋xx侬好……”


“我蛮好。”蒋阿婆难得地回应道,这一下把大家乐坏了。


老人时好时坏的状态很常见,毕竟生命本就是场时雨时晴的旅程。志愿者朱洁说,只有爱和耐心是不变的法宝。陆蓓丽也表示,应该把每一次陪伴当做第一次来做,保持最初的热情和认真。


有点任性的“山楂片”老人


要说音乐疗法的推行一帆风顺,也有些言过其实,当然也会遇到一些挑战。


大部分老人都很容易进入音乐疗法的情境,唯独唐阿婆让志愿者们犯了难。


88岁的唐阿婆身患糖尿病,医生嘱咐她少吃零食,这可苦了唐阿婆。每每志愿者去看望她,她都像小孩一样嚷着要吃山楂片,不给,就背过身去说要睡觉,结对陪伴的志愿者谢文奋、邵铮铮多次尝试着打节拍与她互动,但她除了山楂片,拒绝一切。


“没有山楂片就睡觉。”孩童般的性情让志愿者们哭笑不得。


谢文奋感慨地说:“作为志愿者,带着美好的理想走进敬老院,走进音乐疗法,可是当一个生命只剩下‘山楂片’的时候,是否还能让这一朵曾经的夏花再绚烂一次呢?是否还能让音乐呼唤起对生命的多种渴望呢?”


3.jpg


第三次陪伴的时候,两位志愿者特意没有直接走到唐阿婆身边,而是先跟邻床老人互动,玩乐器、唱红歌,让房间里的气氛先慢慢升温。这时,唐阿婆忍不住看过来,眼中带着渴望。


十分钟后,她们走到唐阿婆身边,阿婆显得很开心,难得的是这次居然答应一起唱歌,于是有了第一次《东方红》大合唱,唐阿婆口齿清楚,精神颇佳。这让之前在唐阿婆面前“败下阵来”的志愿者备受鼓舞。


谢文奋说:让心改变,用正量的气场去面对阿婆,我对了,全世界就对了。


把脚练好,和你们一起去做志愿者


88岁的荣阿婆目前仍然耳聪目明,思维清晰,也是房间里最安静的一位老人,因为腿脚不便,所以她总是独自一人埋头看书。


4.jpg


陈建跃第一次参加活动时,在来的路上已经开始忐忑,生怕自己作为新人无法被老人接纳。没想到进入房间后,第一眼便注意到了戴着老花镜正在安静看书的荣阿婆。一开始她对于互动兴致索然,当陈建跃提起那个年代的样板戏时,荣阿婆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一番搜肠刮肚下,随着《智取威虎山》、《红灯记》、《沙家浜》的音乐,荣阿婆与志愿者之间的陌生感渐渐消散,气氛越来越融洽。


5.jpg


第二次活动的时候,荣阿婆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听京剧了,她记得陈建跃的声音,也没有忘记跟他的约定。京胡声起,她跟着哼起来,一遍一遍,意犹未尽。


没想到几曲终了,荣阿婆突然说:“平时我要锻炼身体了,把脚练好,和你们一起去做志愿者。”


不紧不慢的一句话,却在志愿者心里轰然炸开,陈建跃说,这位耄耋老人,竟让人有些热泪盈眶。


6.jpg


音乐疗法的互动很简单,却是打开彼此生命之门的钥匙,它是一种陪伴形式,但其实重要的不是音乐,而是那些未曾凉薄,始终温暖的人。而那些完成了大半生命旅程的暮年老者,比任何人都明白善心的珍贵。


我们终将老去,但智慧不死。如果有一种让生命的视角更高更广的方式,那就去亲近老人吧。我们会发现有一些美好,就如海子在他的诗中写的那样:活在这珍贵的人间,太阳强烈,水波温柔。



欢迎关注“慈慧公益”官方微信: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或在微信上搜索“慈慧公益”(微信号:cihuigy)

服务号.jpg


分享到:

相关新闻

2016年度报告

2017-03-21